狭缝中生存,曙光在哪里?—音乐行业人物专访

十年坚持

“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朝成名天下闻”David的QQ签名这样写道,这句话是写给他的好友们,也是写给他自己的。

David今年30岁,高中开始玩音乐,大学时期组建了人生的第一支乐队,做过电视台音乐编辑,在音乐公司做过编曲,开过录音棚,也曾经批发衣服。前不久,他刚换了工作,成为一家上市音乐公司的音乐总监。

身为广州知名AK乐队的队长兼主唱,他曾带领乐队踏上《中国达人秀》、卫视台的跨年晚会等节目和比赛。随着演出市场的不规范化越来越严重,演出门槛被拉低,商演费被压榨,他们面临的阻扰越来越严峻。无独有偶,David花了几十万开设的录音棚因经营不善倒闭,他不得不去朋友家流连寄居。那段最困难的日子,他现在描述得云淡风轻,但个中辛酸旁人谁懂呢?“遇到困难挫折就选择放弃,那么你就算不做音乐改行去做其他的,一样也是不会成功的。”在外地做了一轮批发生意之后,他毅然重新回到广州,重新找回乐队朋友,重新回到追逐音乐的道路上。

踏入30岁,开始朝九晚六的白领生活,对David来说这是一种生存的方式,他要用另一种方式来继续自己的梦想。过去,他白天会在家里写歌、录音、编曲,晚上就和乐队成员一起跑场子演出。旺季的时候每天都会有演出,但淡季的日子他们接近两个月都没有演出。没有演出就意味着没有经济收入。那段时光有过担忧,有过不堪,也有过快乐与成就感,“那是一段努力过而不留遗憾的日子。”他如此说道。

音乐是一件有趣的事情。做音乐,是一件寂寞而有趣的事情。

如今,利用周末时间,他的乐队会如常聚在一起创作排练,或者会跑通告接演出,乐此不疲。音乐对他们而言,是一辈子的梦想。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所以他们一直在准备着。


市场主宰命运

像David这样的歌手不计其数,他们一边努力争取能在各种音乐演出和制作中获得机会,一边怀着梦想艰难地前行。据调查,现在国内的音乐人收入来源一般分为演出、商业活动、原声制作、专辑销售、版权、代言、教学等渠道。其中跑场子演出成为了他们收入的主要来源,近50%的音乐人单场演出费为500元以下,单场演出费万元以上的音乐人占据不到2%。


(数据引用:音乐人攻略网站调查,数据样本:614位)


演出市场作为音乐人的收入主要来源,演出费用直接影响了音乐人的生存。目前有很多大型的音乐演出都是广告公司通过投标竞争得到的项目。项目竞价低,广告公司需要控制成本,保证自身的利润,因而演出者的费用支出就会很低。空山乐队吉他手龙宇皓谈及这个问题,隐隐道出了无奈。“有时候我们会比较被动,主办方会觉得艺术包括音乐都是不值钱,因为对其认识少,所以很多情况下只是形式上想买一个表演而已。所以这个时候音乐人会面临生活和态度的抉择,当然在房租和各方面消费的压力下会选择屈服。”采访快要结束时,龙宇皓背上吉他说,“但我相信很多有实力的音乐人会努力捍卫自己这一片天空。”

为了维持生计,有不少初出茅庐的音乐人会主动降价,争取多一点的演出机会。这种以廉价换取演出的做法,日渐演变,造成演出市场的门槛和要求不断下降。形成恶性循环,严重影响了整个圈子的生态。很多资深音乐人对此怨声四起,又无可奈何。

瑞格音乐的制作人宁俊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见解,“高端市场有真正高端市场的需求,艺术是不能用价钱来衡量的。”在他看来,并不意味着价格越低,就能得到越多演出机会。音乐人的商演机会,取决于主办方的定位需求和审美素质。

除了商业演出,原创歌曲及制作也是音乐人收入的一大来源。原创,不仅是赚钱的渠道,更多的是他们梦想的载体。但和商业演出一样,众多音乐人的原创在市场环境当中,往往找不到正常的出路。

国内现在涌现了一些原创音乐网站,音乐人一般会把自己的作品放在上面,等待伯乐的知遇,期待听到不同人的意见和反馈。然而,渐渐地他们发现,点击率高的歌曲竟然是一些口水歌。在音乐人的眼里,网络口水歌就是旋律千篇一律,歌词简单粗暴,甚至低俗,唯一优点就是朗朗上口。

宁俊对艾美的编辑说,“快节奏的生活使人更加的浮躁,快速消费充斥着整个生活领域,所有的事情都要快快快,那么口水歌是最快的。商品等不及人们的思考,也许是某种文化在思考还没得出所以然的时候,已经在现实社会里面死去了,变成了音乐只等于商品的模式。” AK乐队吉他手熊小聪也表示赞同,“国内的生活节奏其实比很多国家要快,国人忙、累,追求短平快也是很正常的现象,有需求就有供给。但不能因此就否认所有听众的品味和智商,有深度、有技术含金量的作品,一定是可以长期经得起考验的。”

广东音乐团二胡演奏员郭蔚之认为这个现象跟娱乐喜好有关,“普通老百姓一般都是单细胞鉴赏力较低,那些娱乐性强、好记忆的歌曲就是受欢迎,对音乐的审美往往自小的教育里就已经形成。”尤其像郭蔚之和她身边的乐团乐手们,对此更加深有同感。古典演奏在当下流行音乐的充斥下,发展市场日益严峻。“我们的演出是要买票才能看的,现在有多少人愿意花钱听我们拉二胡弹古筝呢?”她摇摇头感叹道。“不过,真正做音乐就是要跳出这些条条框框,特别是不要在乎市场的销量,在乎了你就成为了市场的奴隶,也愧对做音乐的良心。做好音乐,做良心音乐,能够抓住几个有鉴赏能力的听众就是成功了。”

星海音乐学院文传盈教授尖锐地指出,“音乐消费群体素质的高低决定了市场的走向。多元化的音乐审美孕育了多元化的消费群体。”无论是演出市场还是音乐创作,在当今的时代,均以市场为主导。“这就是市场经济。因为有竞争的空间,市场是无情的,适者生存!”


在煎熬中坚持

目前,国内音乐人主要分布在北、上、广、深,以男性为主,大部分是20多岁的年轻人。79%的音乐人都像David那样有自己的全职工作,剩下21%以音乐为生。约一半的音乐人都没有受过培训,完全是自学出身。


广州哈皮乐队的主唱柳舟悦便是其中一个全职音乐人。戏剧表演专业毕业的她如今白天会在家练习唱歌,录下音频反反复复地矫正发声。晚上或者周末就会随着乐队到不同的演出场地去表演。初到广州之时,她被介绍参加了一个酒吧歌手培训的课程,随后被中介人介绍到不同的酒吧去唱歌。然而,初出茅庐的她由于人脉狭窄,经验不足只能被唯一的中介人榨取了大量的佣金。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多,慢慢地她累积起经验和人脉,开始真正步入音乐演出圈,有了稳定的收入。总结这两年的经验,她认为,音乐人的收入水平完全取决于自身的能力。能力分为两方面,一是硬件,二是软件,软件即自身的专业水平和交际。两者缺一不可,无论什么行业都是一样。

讨论起当下的年轻音乐人应该怎么存活,《家庭影院技术》的主编张丹认为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“如果你没有得到能够令市场肯定的作品,你是不可能关起门来搞创作的,你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。艺术是有灵性的,特别是你的创作要和生活要密不可分,并非是你个人的感受,厚积薄发,冰冻三尺用在这里都是恰如其分。另外就是把艺术和市场元素有机地融合起来,不可以孤芳自赏,只有市场肯定你了,你才可以走第二步,无人幸免。”

文传盈教授则勉励大家,“真心喜欢音乐的人,就应该为自己的喜欢付出代价。艰苦赚钱来玩音乐,而不是用自己喜欢的音乐来赚钱,世界上能从事自己的爱好来赚钱的是凤毛麟角。很不现实。”

在音乐圈打滚十年的David也给现在的年轻音乐人提出建议,成功的音乐人必须耐得住寂寞,切记心浮气躁,音乐需要不断地积累和沉淀的。“不要整天想着一步登天,一夜成名。做人要谦虚低调,要不断地学习,多向比自己好的音乐人虚心请教。想在音乐行业做得成功需要实力和机会,但是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实力,即使机会来了,你也抓不住。”

音乐圈的迫切需要!

在如今的时代,互联网的力量和影响力不容忽视,传统的音乐行业运作模式已经陷入窘况。如何利用好互联网的优势让音乐行业更好地发展,为自身开拓出广阔的生存空间,是当代音乐人需要迫切思考的问题。

高品质的音乐需要一大批优质的听众,但优质的听众需要长时间的培养,尤其对于现在的中国国情更加需要漫长的时间。

张丹主编对我国的现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,“一是政府行为,到目前还没有很好的法律可以行之有效地解决音乐版权的问题;其二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市场环境,这是和社会的发展有密切关系的,比如,与生活状况、消费习惯、群体素质密不可分。”

现在我们国民个人收入中文化消费的比率是多少?每个月的收入用了多少去买书?又花了多少去听音乐会?我们有多少人会付费下载正版音乐?在欧洲等发达地区,国民的收入消费投入到文化市场的比例是非常高。

音乐行业中的每一个环节都严重影响着整个音乐生态圈的运行,等到每一个环节的水平都得到提高的那天,音乐人的生存空间才能得以变得开阔。


上一篇 | 下一篇